img

1.12月1日本是由黄轩、王一博主演新剧《风起洛阳》的首播日,正当爱奇艺为这部收年大剧卖力宣传时,#爱奇艺被曝大裁员#的微博话题却抢占了热搜。

2.一位爱奇艺员工向媒体爆料,目前爱奇艺正在裁员,裁员比例在20%~40%之间,裁员补偿暂按N+1发放,但目前裁员政策还在变化中,具体发放多少还存在不确定性。《IT时报》记者联系了多位爱奇艺工作人员,均表示裁员消息属实。

3.被裁员工多将求职方向调整为短视频,难道爱奇艺等长视频平台正在远离“风口”?

目前,爱奇艺平台的主要营收来源是会员费和广告,而短视频平台带来的冲击就是吸走长视频的会员和广告。纵观爱奇艺近几年财报,曾经被寄予厚望的会员数量增长遭遇瓶颈,广告收入受大环境影响下滑,再加上营收持续亏损的帽子始终没有被彻底摘掉,三大关键问题的表现很难让资本市场给出好脸色。

受裁员消息影响,爱奇艺美股股价持续大跌,12月8日,爱奇艺股价报收于5.35美元,与今年3月28.97美元的高点相比,总市值成倍缩水。

img

天时地利人和,爱奇艺似乎都在失去,究竟谁错了?是以爱奇艺为代表的长视频平台模式,还是短视频App们“不讲武德”的野蛮生长?

01 被裁员工求职关注“短视频”

在社交平台上,自曝被爱奇艺裁员的从校招新人到工龄在三、五年不等的“老人”都有。

img

“这次裁员大概是从11月25号开始。中层和基层都有被裁,但主要还是年轻人偏多,身边就有一些正式员工也在裁员名单中。”在爱奇艺做运营实习生的圆圆(化名)告诉记者, “裁员冲击比较大的是和用户相关联的部门。像项目推进落地、后端支持这类部门就较为稳定,受影响不大。”

另据新浪科技等媒体报道,爱奇艺此次裁员中,中层(总监级别)被裁的较多,司龄较长、年龄较大、薪水较高的员工,多在被裁之列;花钱为主的部门比如市场、投放、渠道合作等,裁员比例都在30%以上,最多能到50%。

针对此次裁员,在脉脉上还出现了名为 《爱奇艺裁员信息共享,互帮互助,互相取暖》的共享文档。在文档显示的信息中,被裁岗位主要有运营、市场等;赔偿方面,工作年限相对较长的获得“N+1”赔偿,而工作年限只有几个月的则表示获得“1.5”的赔偿。

img

根据《劳动合同法》相关规定,裁减人员二十人以上,或者裁减不足二十人但占企业职工总数百分之十以上,属于经济性裁员。按照20%-40%的裁员比例,爱奇艺此次就符合经济性裁员标准,经济性裁员的补偿标准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

在这份共享文档中,有些被裁员工已经开始调整求职方向,有求职者指出“已经在改简历了,暂时不打算离开北京,打算试试投短视频”;还有的则把“快手、小红书”放在优先考虑的位置;与此同时,字节跳动、快手、阿里、腾讯、网易等内推信息也被纷纷挂出。

02 开源节流是“常态”

爱奇艺招股书显示,2016~2020年末,爱奇艺的雇佣员工数分别为4794、6014、8577、8889、7721。从2019年开始,爱奇艺就已经开始缩减雇佣员工人数,到了2020年底较前一年减少了1168人。

以2020年底统计的7721人为基数,按照20%-40%的裁员比例粗略估算,爱奇艺这次裁减的人员数量约为1544~3088人。可以说,保持了2019年以来的“瘦身”节奏。

此次爱奇艺的裁员并非没有先兆,11月17日晚间举行的爱奇艺三季报分析师电话会上,爱奇艺创始人兼CEO龚宇称:“对爱奇艺来说重点是开源节流,砍掉低效率的业务、项目,增加和尝试新的货币化机会。”

“会员广告、在线广告服务、内容分发、其他”是爱奇艺财报显示的四大主营方向,其中会员广告占比最高。但在2019年之后,爱奇艺会员数增长开始放缓。从爱奇艺刚刚公布的2021年第三季度的财报可以看到,截至三季度末,爱奇艺的订阅会员规模为1.036亿,同比下降1.15%,环比下降2.45%。会员业务表现不佳,爱奇艺广告业务也陷入停滞状态。今年第三季度,爱奇艺在线广告服务营收为17亿元,同比下降10%。

2017年到2019年,爱奇艺净亏损从37亿元扩大到103亿元,到了2020年稍有好转,但净亏损仍然达到了70亿元。在2021年三季度报告中,爱奇艺净亏损17.34亿元,上年同期净亏损11.76亿元,亏损同比扩大47.45%。

img

“爱奇艺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市场又受到竞争对手挤压,明年赚钱更加艰难。”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告诉《IT时报》记者,“再加上面临退市、融资无路等风险,开源节流成为了唯一的选择,只能裁员了。”

今年10月,爱奇艺主动取消超前点播这一生财之路更是让其财务状况雪上加霜。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也认为,这个情况应该在预期之内。根据近期监管政策的要求,长视频平台在会员权益等方面进行了调整,使得原本就不够覆盖成本的收费更加捉襟见肘,因此也跟随大流开始裁员。

据悉,爱奇艺自身对第四季度的营收预期也并不理想。爱奇艺预计今年第四季度总营收在70.8亿元至75.3亿元之间,同比区间在降低5%至增长1%之间。今年5月,爱奇艺曾向路透社表示,亏损可能还将持续五年之久。

03 来自短剧的威胁

在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中,龚宇表示,现在行业遇到的最大问题,如果简化为供需关系的话,内容供应出现了严重短缺。背后原因也是多方面的,一是疫情影响,到现在为止,爱奇艺电影上线量不如2019年同期的一半;传统电视剧比例更少,可能只有往年的1/3左右;网剧也因为疫情、审核等原因延迟上线,即便上线了,质量也打了一些折扣。此外,短视频对用户的争夺也是一个重要的客观原因。

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短视频时长份额达到19.5%,远高于在线视频的7.2%。比起爱奇艺这类长视频“断臂式过冬”,抖音等短视频似乎还沐浴在春天里。据媒体报道,抖音正在测试短剧付费功能。此前,快手已推出短剧付费模式。抖音短剧的付费模式与付费小说类似,是按集数进行付费,每集最低1元起,支持一次性付费解锁全剧。付费后的短剧可重复观看,且无时间限制。

img

《IT时报》记者在抖音输入“短剧”,排在最热榜单的前三名热度均超过700万,累积播放量均过亿,而每部短剧的集数几乎都不超过20集,每集更是只有一、二分钟。据有关媒体指出,相比于电视剧和电影,短剧的拍摄周期基本控制在10天以内,制作成本大多在几十万元左右,以低成本高产出的方式打开市场,而且短剧也有着广大的用户基础。

img

反观爱奇艺,被寄予厚望的《风起洛阳》置景面积多达40000平方米,所需服装5000件,而演员各种造型装饰也在5千件以上,除了黄轩、王一博、宋茜和宋轶4位主演,专业演员数量达到650人次,群众演员是25000人次。比起短视频的低成本、低耗时,这类自制内容背后的烧钱制作成本显然成为了长视频平台沉重的负担。在短视频方面,爱奇艺也不是没有做过尝试,“晃呗”“姜饼”“纳逗”“锦视”等短视频产品都没有掀起多大的浪花,而此轮裁员中,“短视频产品‘随刻’会和其他产品合并,只有40%的人可以留下”,也显示出爱奇艺在短视频领域的困境。

img

抖音、快手短剧模式的内容扩张,无疑对爱奇艺这类长视频平台带来持续性挤压。为了活下去,爱奇艺此次裁员可能只是一个开始。

打赏
支付宝 微信
上一篇 下一篇